当前位置:主页 > Q生活港 >小额集资平台 让「进击太白粉」成真 >
小额集资平台 让「进击太白粉」成真
上传时间:2020-07-07点击:446次
小额集资平台 让「进击太白粉」成真

当最火的路跑活动遇到最红的群众募资(Crowd funding)风潮,会擦出什幺样的火花?

仿效「彩色路跑」(The Color Run,参加者每跑一公里都会经过一个彩粉区,完赛后,全身将被撒满各色彩粉)而发起的「进击的太白粉」(Attack on Flour,用太白粉代替彩粉)路跑活动,八月十七日在台湾颳起一阵旋风。

起因是源自美国的彩色路跑、号称最快乐的五公里路,预计九月底登台,因路跑爱好者报名过于踊跃,致使网路大塞车;网友一股怨气催生了一场由群众自力发起的「进击的太白粉」路跑活动。

「进击的太白粉」路跑活动先是吸引两万名网友力挺脸书粉丝专页;之后搬上台湾群众募资平台flyingV,在短短一百个小时募得超过六百五十万元,写下台湾群众募资史上惊人的一页。

除了催生浓浓台味的太白粉路跑,由网友自行研发设计的超电能飞行腕錶,也透过群众募资创下超过三五○万元的募款纪录,远超过原先订的三十六万元目标。其他像在网路疯狂流传的「外国背包客为什幺不来台湾?」短片、红遍全球的音乐App游戏──Cytus现场演唱会,都是透过群众募资平台flyingV圆梦。

颠覆传统创投营运生态

这一切,象徵一个旧时代的结束、一个新时代的开启。堪称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破坏性创新——群众募资,正在改变世界。

知名「破坏式创新」理论创造者、哈佛商学院教授克里斯丁森(Clayton Christensen)曾指出,群众募资是种标準的「破坏式创新」,随着这种新形态的经济活动窜起,将破坏传统做生意的方式,甚至会颠覆创投业的营运生态。

全球製造业正从过去大量、低价製造,走向小量、客製化的分散化生产,刺激新一波「自造者运动」崛起;在此同时,一种以网路为平台的新型募资方式也迅速崛起。集大众之力支持提案者所发起募资专案,大幅降低创业门槛,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不可或缺的元素。

在美国,成立于二○○九年的Kickstarter,是目前规模最大的群众募资平台;一只电子纸手錶Pebble靠它成功募资超过一千万美元,不仅被《时代》杂誌讚美是一○年最好的发明,更被誉为「继脸书之后,下一个极具上市潜力的公司。」

这股「团结力量大」的筑梦热潮,一二年从国外吹进台湾。

而谈起台湾占有率超过八成的群众募资平台flyingV,就不得不提创办人林弘全。人称「小光」的林弘全,顶着大光头,穿着夹脚拖、T恤;若没特别介绍,绝对想像不到眼前这位就是赫赫有名的「无名小站」创办人。

这位因创办无名小站登上人生巅峰的科技新贵,在两年前离开雅虎,经过一段时间沉潜,去年选择从「群众募资」重新站起。

将助人与获利完美结合

讲起成立flyingV的缘起,林弘全脸上带着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:「说自己是想帮助人,好像太矫情,但那时候真的是想做些不一样的东西。」十多年前,由六位交大研究生创办的网誌与相簿平台无名小站,从校园网路看板BBS起家,成为全台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。

○七年,雅虎购併无名小站,让林弘全不到三十岁就拥有超过亿元身价,林弘全进入雅虎三年后,坐上全球社群服务产品最高主管,年薪至少三百万元;但就在一切看起来都很好的时候,林弘全却毅然选择闪退。「就是觉得,人生卡住了!」这一个转念,让他放弃人人称羡的稳定工作,当了八个月的无业游民。那一年,正好是林弘全走到三十岁的关卡。

在无业期间,林弘全完全放空自己,不断找寻新的可能性。回想过去一路被时势推着成立公司、茁壮、被雅虎购併,林弘全笑着说:「说起来也是幸运,让我在七年之内就经历了一个公司的轮迴。」但离开雅虎,大可选择再次创办网路公司、赚进大把财富的他,却开始质疑:这是我想走的路吗?

「或许是老狗变不出新把戏吧,那时候就不想再做网路的东西。」林弘全说。刚好在这段无业的日子,美国募资平台「Kickstarter」崛起,林弘全灵光乍现,「这完全符合我要的,把获利与助人完美结合!」

一二年四月,林弘全一手催生的群众募资平台flyingV正式上线。一年多来,他的团队收到五四六件提案,有二一三件正式上架募资,成功募款完成的有九十三件,累积总募资金额超过三千万元,成为台湾最具规模的群众募资平台。

点开电脑萤幕,flyingV网页上放着琳琅满目的梦想等待实现,从纪录片的后製与发行募款、流浪动物回家计画,到一个女大生的铁马环台活动,都希望能在flyingV集结群众力量圆梦。其中,让林弘全印象最深刻的,还是flyingV刚成立接到的第一个专案——欧北来。四位来自不同工作背景的年轻人,因为热爱台湾在地的人情文化而聚在一块,利用工作闲暇到各大小乡镇,以背包客方式自助旅行。

「就是很热血啊!」三十岁出头的林弘全兴奋地表示。他们记录下沿途遇到的人、住的地方、吃的东西,藉此发行周边商品如音乐EP、旅行口袋笔记书、明信片等。直到现在,这几位年轻人仍凭藉着这股热情,持续记录台湾在地美好的人事物。

隐身幕后看台湾创意发光 

但把镜头转回现实面,由于flyingV完全不收上架费、谘询费,唯一获利来源就是从成功完成募资的专案中,收取总募资金额八%的平台使用费;若是未能在期限内完成募资的,则完全不收费。

林弘全苦笑说:「这样的规模还无法稳定支撑获利,五百万元资本额烧得差不多了。」但林弘全不死心,随着台湾对群众募资接受度提升,预估今年底,募资总额将会达到三千八百万元,明年很有机会冲破一亿元大关。那将是正式迈向获利的里程碑。

努力为青年人圆梦的同时,林弘全最常被质疑的问题是:「若是募资失败了,那我的钱还拿得回来吗?」为了让募资过程更加透明、公开,柜买中心也从八月成立「创意集资资讯揭露专区」,把flyingV正在募资的专案再次揭示;同时,导入第三方支付业者。

在募资期间,所有小额集资会先统一到银行业者的信託帐户,若专案未能在期限内完成募资,再从户头将金额一一退还给捐赠人。

林弘全无奈地说:「这还是有些麻烦!」募资工具的便利性,绝对是大大影响专案募资成功与否的关键。以美国Kickstarter为例,捐赠者只要像入住饭店那样刷个空单,等到募资案完成后,才会从户头扣钱。站在第一线推动台湾群众募资发展的他,恳切地希望未来法规能够鬆绑,让台湾的群众募资蓬勃发展。

或许看在外人眼中,二十三岁就成立公司的林弘全,是标準的天之骄子,但从大学就开始玩乐团的他,心中却一直有个未实现的摇滚梦。林弘全从电脑中秀出他最爱的吉他手表演照片,感性地说:「站在舞台后方,我同样能分享同一片风景。」

正因如此,年过三十,选择二度创业的他,这次希望帮助许多怀抱梦想等待实现的人,透过群众募资平台,让台湾的创意人才能被全世界看见。圆梦,不再遥不可及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